首页
 

青海西宁城北区宁张路44号
0971-8820088
0971-8820088
hr@xingcui.com.cn
810000

项目列表

公路电影《小月你在哪》

点击:时间:2017-08-18
【故事主题】
 
  主线围绕一位司机与一名乘客为寻找因他们失误而提早下车的五岁小月而展开,通过由此而产生的种种故事与误解,刻画了男司机、女乘客为一个陌生儿童失踪的责任与担当,而他们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赞美了人间真情,处处有爱,说明陌生人一样能组成共同担当、一起寻找理想的团队。
  那儿童小月就是理想。有时候你因忽略而造成理想的丢失,而当你想方设法要找回来时,却常常事与愿违地与机会擦肩而过,但因为乐观、坚持与坚信,她意外地出现在你的面前。
【人物小传】
 
  周汉旭:男,35岁,城际班车司机。善良和蔼、认真负责。因失误让一个李小月提早下了班车,到站后才发现,但他微友中有个小月,而想方设法找到那小月,让太太产生误解,因此引发种种笑话。
  陆小越:女,25岁,陌生的乘客。乐观诙谐,话多任性。跟周汉旭聊天导致小月误会提早下了车,而当她知道周汉旭在找小月时,自告奋勇加入找人行列,并与周汉旭一起说服小月父母放弃离婚念头,最后找到小月。
  李小月:女,5岁,小乘客。机灵敏感,爱憎分明。因父母要离婚,被母亲托周汉旭送回乡下爷爷家,却在半路提早下了车,被刘淑月在路边捡到。
  刘淑月:女,32岁,周汉旭的夫人。生性多疑,鲁莽性急。叫周汉旭去接她,却因周汉旭车上小月的走失没来,而怀疑周汉旭移情别恋,打算找到狐狸精后与周汉旭离婚,却在路边捡到了小月。
  李大叔:男,65岁,小月的爷爷。固执暴躁,粗鲁易怒。因要回家接小月而在半路匆忙上车,当周汉旭要大家换乘其他车的时候,任性地要周汉旭必须将他送到而错过找孩子的时机,当周汉旭回来找他时,继续任性地指挥周汉旭。
  李大可:男,33岁,小月的父亲。暴躁冒失,唯我独尊。有其父必有其子,也因此让张羽梦要与他离婚,小月走失后又非常在乎自己的女儿,最后在周汉旭与陆小越的劝说下,跟张羽梦道歉认错,终于找回小月。
  张羽梦:女,30岁,小月的母亲。柔弱胆小,善良慈爱。因要与老公离婚把女儿送回乡下,却因此差点丢失了女儿,心急如焚地求助老公一块去找女儿而收到老公的道歉并找回失踪的女儿。
【故事简概】
 
  班车司机受人之托将五岁小乘客小月送往乡下,却因与陌生女乘客聊天而误让小月提早在野外下了车,他们及小月家人为找小月而引发故事及司机太太的误解,大家精神接近崩溃时,司机太太带着失踪的小月出现。
 
【故事梗概】
 
  张羽梦将五岁女儿小月交给城际班车司机周汉旭,让他送到乡下小月的爷爷李大叔处,自己打算与老公李大可离婚。
  车刚开出城不久就遇上匆忙上车的陆小越。陆小越因忘带钱想免票跟周汉旭套近乎,说自己很小就认识周汉旭,周汉旭也应当认识她。周汉旭提醒她自己只是个司机,不认识乘客是很正常的,为了乘客安全,自己不方便聊天。乘客们起哄说长途行车,有个美女陪他聊天开车会更清醒,周汉旭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陆小越聊着,并揭穿了她没钱坐车的真相。
  半路上周汉旭的太太刘淑月打来电话,要周汉旭收班后返回来接她一块回家,而这时陆小越恶作剧地跟他打起招呼来。电话里刘淑月质问她是谁,周汉旭说是一位陌生人而已。
  周汉旭问清陆小越去哪,要她闭嘴到站会叫她下车。但陆小越却仍然嘻嘻哈哈说到了那就告诉刘淑月自己是他的小情人。小月插话说妈妈说小情人是坏人,不要跟她一起坐。而陆小越要抱着她,小月不让她抱。
  陆小越继续她的调侃,小月则厌恶地避着她,并跟周汉旭说她要是到了站,提醒她下车。一路风光,陆小越到了要去的地方。周汉旭回头对陆小越说你到站了,赶紧下车。小月却以为说是她到了,就下了车。而陆小越缠着周汉旭要加他的微信,说回城提前在微信上呼叫他来接,然后才下了车。
  陆小越终于下车了,周汉旭在车上乘客调侃他的一路艳遇中继续往终点方向开去,却又遇上一个半路拦车的。这回是一位老大爷,大家受紧急刹车的惊吓,但在继续调侃周汉旭艳遇的话题中一路往前开去。老大爷就是李大叔,要赶着回家接小月。
  车子开出不久,周汉旭忽然想起要提醒小月要到站了,才发现小月不见了小月。大家告诉他说小月比那姑娘还早下的车。而李大叔正在接着张羽梦的电话,并记下送小月的车号。
  周汉旭决定将车开回去寻找小月,动员车上的乘客换乘其他的车。大家同情地下车,但是唯有李大叔不大想换车。好不容易说服李大叔可以换车了,刘淑月打电话来,说她已经在约定的地方了,叫他快来接,周汉旭说安排好乘客到别的车上后马上回。李大叔听到后,说周汉旭为了家人不顾乘客,非得要他送到站,而且他的事更急,否则不下车了,周汉旭无可奈何,不得不先送李大叔到站。
  放下百般刁难的李大叔后,周汉旭要开回去准备接刘淑月一块去找小月。李大叔在周汉旭开车离开后,远远看见那辆车的车号就是要等的车。
  刘淑月等了老半天没见周汉旭来,打电话说是不是又去送哪个狐狸精。她包了一辆车直奔过去要抓狐狸精,叫他在那个村口等她。周汉旭说别闹,他真的有事,挂了电话后,他火急火燎地直奔小月下车的地方。
  回到小月下车的地方,他并没有找到小月,而这时张羽梦紧张地打电话问他小孩送到没有,说她公公没接到小孩而且见车开走了,正着急着等着他。周汉旭不敢告诉张羽梦说小月丢了,说一会就送到。张羽梦要听听小月的声音,周汉旭骗她小月睡着了,而且说她公公看到的车号应当是他同事的车。
  挂了电话后,周汉旭将车停在路边,继续在镇上找。当他再次遇上了陆小越时,陆小越主动跟他打招呼,并主动提出陪他一块找。两人在镇上问了一个又一个人,并没有找到小月,也没有小月的任何线索。周汉旭觉得应该告诉张羽梦小月丢了,但陆小越说不能告诉她,是不是小月一路走着去找爷爷了,或许在去的路上可以碰到。周汉旭认为她说的话有理,就打算一路找往终点站。
  陆小越说小月丢失她也有一定责任,要陪他一路找去。但他认为今天就因为陆小越才会犯了这种错误,并不打算带上陆小越一起找。陆小越拦在他的车前,非得要一块找。周汉旭只能陆小越上了车一块找,但陆小越说,你开着这么大的客车只能在大马路上找,她可以开家里的车出来,陪他一块找。于是周汉旭将客车停在车场,开上了陆小越家的车。
  路上并没有小月的踪影,张羽梦又打来电话问到了没有,周汉旭只能继续骗说他马上快到了。而刘淑月扑到终点站,没有看到周汉旭与他的车,只有看到李大叔站在路边等人。她发来微信视频要看周汉旭到底在哪里,却在视频中看到周汉旭身边的陆小越,猛然吼了起来,说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有事。周汉旭百口莫辩,而因为小月还没找到,匆匆地挂断电话。
  刘淑月让包的车司机开回去找周汉旭,他们在路上交车而过。李大叔从张羽梦要到周汉旭的手机号,打电话来问到底把小月送到哪了。他们终于在终点遇上了,原来就是一定要周汉旭送到站的那位乘客大叔。
  李大叔又上了陆小越的车上大闹了一场,陆小越说这是她的车要赶李大叔下车,李大叔承认小月丢失他也有错,就跟二人妥协后一块继续找小月。
  张羽梦知道了小月丢失的消息,把老公李大可叫来一块找。而刘淑月赶到小月走丢的地方,只见到客车没见人,打电话叫周汉旭要马上出现。而周汉旭还在忙着找小月,说还在终点站附近找人。
  刘淑月让周汉旭在终点站等着她,催司机开车到终点站。李大可着急抢道与刘淑月的车相别,而把车开出了道路坏在路下。刘淑月与他吵了一架,刘淑月吵赢开走了。李大可让周汉旭开车回来接他们,而周汉旭想在终点站等刘淑月来一块找,但李大叔逼着他必须去丢小月的地方找人。
  周汉旭接上李大可夫妻,李大可要动手打人,陆小越却以他们俩没法步行找人、以先找到小月才是最重要为由,让他们暂时冷静下来,继续一路找小月,但仍然不见小月踪影。一路上李大可与张羽梦公开闹着离婚,而陆小越与周汉旭一唱一合地开始做他们俩的思想工作,终于两个答应为了小月不再离婚。
  周汉旭他们一路找人,而刘淑月一路找周汉旭……
  天渐渐黑了下来仍然找不到李小月,大家打110报了案。孩子找不到李大可接近崩溃,说你们俩说的道理就算对,却也不能帮我找到小孩。他暴躁地要揍周汉旭,陆小越拼命护着周汉旭不让他被打。而刘淑月出现在他们面前,说终于逮住了周汉旭背叛的现行。
  一场闹剧在马路上上演。另一边,刘淑月包的车后座坐着小月,说要司机开门,她要下去找妈妈。
  小月终于回到她父母爷爷身边了。刘淑月质问周汉旭,跟他一块找小月的姑娘到底是谁,周汉旭、陆小越才想起并没问对方姓啥名啥。而这时110与交警来了,交警以开车超速要陆小越拿出证件,刘淑月发现证件上就叫小越。

关闭